首页| 新闻 | 热点 | 狐秀 | 娱乐 | 科技 | 互联网 | IT | 品牌 | 手机 | 旅游 | 原创 | 资讯 |

高校舆情危机日渐严峻,乐思软件探讨高校的舆情工作应当如何开展?

发布时间:2019-09-29 17:56:35来源: 项城网
高校舆情危机日渐严峻,乐思软件探讨高校的舆情工作应当如何开展?乐思舆情系列

高校舆情连连不断

近年来,高校舆情连连不断,仅今年就有好几起高校舆情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前有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后有山东大学学伴事件,再后来又有北大补录退档考生事件等等。网络非议不断。最终,“超国民待遇”现象触动了民众敏感神经遭到集体质疑,娱乐圈虚假人设与学术圈学位造假的交叉矛盾,最高学府的形象与权威陷入风口浪尖。高校舆情一旦发生,性质大多极其恶劣。作为国家教育体系的直接参与者,高校舆情产生的任何一点波动都可能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影响。如果高校舆情应对不当,其后果将极其严重。

横贯学术圈、娱乐圈的造假事件

首先来看震惊娱乐圈与学术界的翟天临造假事件。事件起初,“翟天临博士毕业了,却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一事件在网络逐渐发酵,随后翟天临在一次公开直播中称自己并不知道“知网”是什么,加之翟天临没有公开发表的C刊论文,大众哗然。这次直播直接引爆了网民的质疑,与翟天临相关的学术话题尽数登上热搜榜首,成为了2019年年初最火爆的学术打假事件。加之娱乐圈独特的粉丝经济效应,大部分粉丝实行“无脑吹”“控评”等行为,导致事件由一起学术造假事件演变为整个娱乐圈与学术圈的混合矛盾,牵扯出一系列社会问题。最终证实,翟天临发表的论文查重率高达40.4%,显然这种论文不可能获得毕业资格。人民日报发文称,“博士学位是北京电影学院给的,博士后通知书是北京大学发的,两所院校是否应及时站出来,回应一下网友的质疑?”

事发后,涉事学校极其失败的舆情应对加剧了事件的发酵。北电没有第一时间针对事件做出具体解释,而是在人民日报发出质疑的三天后才迟迟发布了调查通告,却潦草以“相关问题”带过此事,透露出浓厚的“不愿正面回应”的态度。这样的处置方式使得网络舆情进一步发酵。最终,翟天临的学位被撤销,涉事导师也被撤去了资格,舆情得到了阶段性的缓解,但依然不能平息网民的质疑:北电北大相继处理“翟天临事件”,是反腐大戏还是逢场作戏?

这次整体而言较为失败的高校舆情应对,给所有高校都敲响了警钟。当今高校的舆情应对到底存在着哪些弊病?究竟又应当如何正确有效地应对舆情?

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随着高等教育以及网络的普及,新媒体与网络社交平台已经成为了推动传播消息与情报的最主要渠道。当今全媒体整合趋势不可逆,网民早已习惯使用低门槛的网络渠道来表达自己的见解。现代社会的社交媒体拥有爆炸式的信息传播效率,大大拓宽了大众的信息来源。在这个“看病都能在网上看”的时代,任何一点小风声都有可能通过网络传播的增幅转化为舆情的洪水猛兽。截至2019年9月,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8.54亿,网络群众关注的话题越来越跨领域,尤其是在知识分子领域内已经形成了具有规模和能力的KOL,能够对教育、高校、学术等专业领域问题产生巨大舆论影响。在翟天临事件中,微博的几位大V就成为了推动打假事件发展的主要力量。也就是说,由于高校领域的特殊性,不仅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网络舆论的推手,而且潦草、敷衍的舆情对策绝对会被具有慧眼的网民识破。面对如此庞然大物,高校舆情应对稍有不慎,就会面临舆情浪潮的“灭顶之灾”。

如何应对高校舆情?

根据乐思软件的调查研究,目前高校舆情的应对普遍存在诸多弊病。

一、舆情危机的应对滞后消极,态度不诚恳

滞后表现为两方面。一是由于舆情监测的技术落后导致的舆情危机发现晚、应对晚的情况,滞后于舆情危机爆发;二是还有许多高校没有跟上新媒体发展的趋势,没有借助新媒体采用创新的宣传方式进行舆情管理,仍旧使用僵硬固化的舆情应对方式,常常采取封禁、删帖等信息封锁方式进行舆情处置,滞后于社会发展趋势。

对此,高校应当注重应对态度的诚恳,以此为出发点开展有力的行动。积极主动地与网民进行沟通,不能遮遮掩掩敷衍了事。在网民眼里,任何的滞后都可能变成高校负面标签的堆积,如“摆架子”“拖延”“装死”。时间拖得越久,网民对于高校的抵触态度就会越强烈。因此,舆情发生后,高校首先要向社会公布实际信息,必须第一时间明确责任所在方。这能够将网民的舆情焦点相对集中,为接下来的舆情处置工作做好铺垫。

二、舆情监测和研判能力不足,部门分工效率低

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学术与高校网络舆情变得更加纷繁复杂,加之网络的前台匿名性,使得各学校贫弱的舆情监测技术与研判能力无法适应当今严峻的网络舆情环境。因此,涉事方在舆情发生极易陷入被动,陷入大众“说啥都不听”的群体情绪化僵持模式,很难进行舆情管理工作。

高校应当建立专业高效的舆情预警体系,明确舆情应对工作的分工,疏通舆情信息在各部门之间的流通障碍,建立舆情常态化监测以及应对机制,成立一个有效的舆情管理平台。同时,加强舆情应对专业团队的系统培训,或者选择与专业的舆情监测服务提供商合作,建立新媒体时代高校处理舆情危机的完整工作机制,明确危机发生前、发生中、发生后三个阶段的舆情危机处理方式——发生前,提前预测并预想好对应措施进行应对;发生中,主动出击占领舆情话语权,第一时间公布真相排除谣言与讹传;发生后,积极总结并改善群体印象,做好善后工作,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只有提前做好预案,并用坚实的技术对网络舆情动向进行严密的监测,才能在谣言与讹传遍地的恶劣舆论环境中掌握话语权,第一时间化解舆情危机的苗头。

三、缺乏有效的舆情引导体系

舆情发生后,高校采取的舆情引导措施往往是拖延、沉默与撇清责任。在翟天临事件中,由于舆情涉及娱乐圈与学术圈的交叉,大量粉丝文化的“控评”行为直接涌入,造成了舆情极端混乱的状况。例如,对不好的评论进行冷处理,对正面的评论点赞回复使其占领榜首,以此造成网络评论趋势一边倒的假象,这也逐渐成为了各行各业舆情应对的一种方案。但这种舆情引导是粗暴、强硬、治标不治本的,而众多事例也用实践说明了控评带来的反效果。

因此,高校部门不仅要注重舆情预警机制的构建,对教育舆情信息进行监测、采集、分析、总结、研究、判断、疏导,还要对舆情进行引导,有意识地培养具有专业素质的KOL,潜移默化地塑造扩散高校教育舆情的正面形象,而非强硬粗暴地“控评”“刷屏”。当高校的公信力因舆情危机收到损伤时,KOL便可以发挥作用引导舆情冷静化,为高校的舆情工作做好充足准备。与此同时,在舆情发生前与发生后,都要全面监测、采集包括相关事件行业日常动态以及日常高校动态在内的所有相关信息,进行分析总结,提取各类信息的共性,进而推展出高该舆情在社会中的走势,用于处置舆情工作。高校应当理性地引导舆情,避免一味地删、禁、封。

乐思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能够根据高校的需求,第一时间从全网各大社交媒体与论坛精准监测相关舆情信息,广泛收集网络民众的诉求,让高校能够及时听到针对本校的声音。一经发现负面舆情,立刻向高校通报预警,为高校采取舆情应对措施进行舆情疏导提供黄金时间。同时,乐思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能够24小时不间断分析,采用全球领先的乐思网络信息采集系统对客户定制的全网络相关主题舆情进行分类整理收集,以便高校第一时间掌握社会上的校园新闻以及科研所需的研究资料,为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
0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